温雪

小说/摄影

聂卫聂/关周关/巍澜

专注挖坑百年店
更新《长丰支队日常》中,目前进度:第十二章

【关周】长丰支队日常(第三章)

第三章  12月20日(下)

周巡揉着胃,放下了饭盒。
在室内戴着棒球帽和手套,确实诡异,但让周巡不自在甚至难受的,是男人连帽衫上挂着的“花”。
那是一只仿向日葵的塑料发卡,嫩黄的颜色像极了初升的朝阳。
那个瞬间,周巡想问为什么,很多个为什么。
电梯一停,周巡迈开长腿,从楼梯跑到6楼。
男人突然抬头,周巡闪进楼梯间,心里快速盘算:看连帽衫口袋凸出的形状可能是刀;要带走五个孩子,难度太大,那么他有同伙且不止一个,现在房间里有几个?带的五份外卖是给孩子们的?
男人拿出房卡,打开了门。
周巡探头看了一眼,男人进了走廊尽头靠北第一个房间。
周巡闪回楼梯间,眉峰紧蹙,拿出对讲机压低声音:“A点、B点如发现可疑人员,跟踪不行动。C点如发现可疑,立即行动。”
小汪报告说:“周队,有可疑男子游乐场门口徘徊,已经控制住了。”
“有收获吗?”
“是中间贩子,因为迟到被嫌疑人放了鸽子。”
周巡咬牙道:“你到停车场帮忙,其他人继续盯。”
“明白!”
周巡脱掉夹克,脱掉一只鞋,往第一个房间走,边揉脸边甩头发,到门口敲门,大着舌头喊:“快开门啊,开门啊……我回来了……”
房间里没有反应。
周巡继续敲门,加大音量:“我知道你在里面!你个王八欠我钱不还!呜……宝贝我错了我反省了我都回来了你快给我开门呀……”
门开了,男人棒球帽遮掩下的脸写满了慌张,“你找错了。”说完就想关门。
周巡扒拉开男人,踩着猫步晃进了门,“爸妈!儿子回来了!儿子不孝啊!不能给你们送终,儿子今天回来拜你们啦!”
标准间,衣柜半开,放着一个粉色小书包和两个很大的行李箱,一黑一灰。
书包是任青的。监控里孩子们下车时只有她背着书包。
一个中年男人走到玄关,打量了周巡一眼,压着声音说:“快把他弄出去!一会把人都喊来了可就麻烦了!”
棒球帽男人往外推周巡,周巡大哭道:“儿子!儿子你终于回来了!别再离家出走了!爸爸不和妈妈吵了,回来就好!爸爸只有你了!你千万别离开爸爸!”
浴室关着门?得咧!
中年男人“啧”了一声,“怎么一会老子一会儿子的?怕不是个傻子哦?”
你特么说谁傻子???
周巡心里怒怼了一句,“你特么才傻子!我知道那个王八在浴室里!你让开!草!我今天要不回钱我把姓倒着写!王八!给我滚出来!”
中年男人没能拉住,周巡一把拉开了浴室门。
两个男孩、两个女孩被分开绑着坐在地板上,被胶布贴住了嘴。任青和李娇娇正看着周巡掉眼泪。
一二一二……四个?
一二一二……四个……
四个……
王林不在……
周巡脑子一热,怪叫道:“妈耶!”
中年男人浑身一抖。棒球帽男人吓得坐在了地上。
周巡上前抱住两个男孩,“白菜!旺财!你们居然自己跑进来了,不是最怕洗澡的吗?怎么今天这么乖?”
中年男人:“……”
棒球帽男人:“……”
任青和李娇娇愣得忘记了哭。
童明、张赫伦不约而同地翻了个白眼。
棒球帽男人转身关上了门。
中年男人掏出一把枪,猛地拉起周巡。棒球帽男人吓愣了,四个孩子更是一动不敢动。
周巡看了看皱眉的中年男人,傻笑道:“老板,您怎么来了?我正要给狗洗澡呢。您先坐会儿。我忙完再陪您喝酒。”
棒球帽男人反应过来,赶紧拉住中年男人,“可别闹出人命朱哥!他父母死了,借钱收不回,老婆跑了,儿子丢了,还要忍受上司的性骚扰,还要照顾宠物,也怪可怜的。虽然说看着人模狗样,其实也就是个傻子,能知道什么。真打死他引来警察就坏了!朱哥算了吧!”
人模狗样?都这样了还有人样???中年男人皱眉看了看衣衫不整、披头散发的周巡,又看了看同伙,默默收起了枪。
性骚扰?忍受上司的性骚扰???周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这是从哪儿得出的人物经历?上司?老关???
四个孩子心里默默松了口气。
任青:虽然没啥用……
李娇娇:到底是无辜的人。
童明:还好还好。
张赫伦:万幸万幸。
中年男人打开门,把周巡推了出去,沉着嗓子吼:“赶紧滚!”顺手带上了门。
周巡在地上打起滚来,“王八!臭王八!你今天不还我钱我今天不走了!我救你你却害我!你还不还钱,你不是人!你是臭王八!”
周巡听着其他房间的开门声,勾起嘴角。
“你今天不还我钱我不会走的我告诉你!臭王八!大家评评理了啊!我借他钱救他,他不还我钱还害我!还有没有天理了!”
周巡刚喊完就看见门再次被打开,“啊——不要找我加班!我加了二十个小时快累死了!救命啊!”喊完撒腿就跑。
“A、B、C点注意。目标一,男,红色棒球帽、黑色连帽衫,1米75,有刀。目标二,男,咖啡色毛衣、蓝色牛仔裤,1米8,有枪。”周巡低声说,“发现立即行动。务必保证黑色和灰色行李箱的安全。”
“明白!”
周巡靠着栏杆不住喘气。
王林……王林现在会在哪儿?
此刻,手表时针正指向“1”。

周舒桐和关宏峰从游乐场正门出来,回头看了眼大门,又看了看对面的幼儿园,“换乘点距离游乐场后门只有500米,游乐场正门又在幼儿园对面。”
关宏峰点头,“看来路线没错了。”
周舒桐跟着点头,“监控就足够给罪犯定罪了。”
关宏峰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13点05分。
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关宏峰看了眼名字,“喂,有事?”
“关队,临近市高速路口截住一辆白色面包车,发现了两名嫌疑人,还有……”赵茜松了口气,“还有王林。孩子很安全。”
关宏峰也不禁松了口气,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“刚刚幼儿园来了电话,说被学生家长堵在园里。”
关宏峰看了周舒桐一眼,“我和小周去一趟。”
周舒桐看关宏峰挂了电话,问道:“关老师,我们现在去哪?”
“过马路。调解矛盾。”

幼儿园院内聚着的父母们,伤心又着急,懊悔又生气。
岳瑶拉着方左原,急切地问:“方老师,王林有消息了吗?王林回来了吗?”
方左原安慰道:“警察刚刚来过,他们已经开始调查了,也许很快就有消息了。各位家长,请再等等。”
园长也劝道:“是啊,再等等吧。”
任青妈妈扶着岳瑶,忍不住说:“再等等、再等等,我们已经等了快一天了,我的孩子到底在哪儿啊?!”
李娇娇爸爸也站了出来,“娇娇才五岁,才五岁!我每天风雨无阻地把娇娇送到这里,是希望她能好好学习,能快快乐乐的。结果呢?你们把孩子教没了?做家长的还怎么淡定!”
张赫伦妈妈和童明妈妈闻言再也无法冷静,大哭起来。
李娇娇爸爸也掉眼泪,“和她妈妈离婚以后,我就只有她了。找不回娇娇我也不想活了!”说完坐在地上抹眼泪。
岳瑶拉着方左原,哭诉道:“方老师,您照顾孩子一直尽心尽责,我们也都这么相信您。可是……可是这回你们把孩子落哪儿了呀?啊?孩子呢?孩子在哪儿呀?”
方左原鼻子一酸,哽咽道:“是我辜负了各位家长的信任。是我的失职。对不起……真的对不起……”
岳瑶看方左原流泪,心里更难受,莫名说不出话来。
园长听到脚步声,看了一眼大门,“你们终于来了,孩子有消息了吗?”
方左原上前迎了两步,“警察同志,孩子们……”
关宏峰:“有消息了。”
方左原突然后退了两步。
关宏峰挑眉。
周舒桐扶起李娇娇爸爸,递给他一张纸巾。“大家都冷静冷静。园方一直积极配合警方调查,当务之急是找到孩子。”
关宏峰看了眼方左原,还是年轻啊,不年轻怎么会这么容易进套?恍惚想起了徒弟们年轻时一个两个愣头青似的不知道分寸,嘿,一个都三十几了也没见沉着几分。
“警方截住一辆面包车,找到王林了。”
方左原愣了愣,又后退一步。
岳瑶愣了愣,“找到王林了?王林怎么样?”
周舒桐安慰道:“孩子没事。在第一医院检查呢。”
其他家长都围了过来。
“我家孩子呢?”
“娇娇呢?娇娇有消息了吗?”
“怎么只找到一个?其他几个呢?”
周舒桐看向关宏峰,关宏峰看了她一眼,心想:这姑娘初来乍到,除了周巡谁都不怕,处理问题有点儿迷却很冷静,倒是和她师哥师姐们都不一样。
“我们队长正在查。很快会有线索。”
关宏峰依然淡定,家长们也冷静下来。当然主要是因为……
“主要是因为,找到王林是最有效的定心丸。”周舒桐抬手看表,“现在一点三十三了。”
关宏峰看了不远处的天都府一眼,点点头。

下午13点35分。天都府电梯。
朱辉瞪了杨军一眼,咬牙道:“坏事的东西!”
杨军觉得自己很委屈,“他一直在门口喊,我就算不开门也会有人看热闹。”
朱辉啐了一口,“真背!”
电梯到达负一层,电梯门自动打开。
杨军刚走出电梯,突然停在原地。
朱辉回头看他,“你干嘛呢?赶紧跟上啊!”
杨军张望了一会,压了压帽沿,“感觉有点怪。”
朱辉上前踹得他一个趔趄,“怪什么怪,赶紧走!”
杨军应和着朱辉,推着黑色行李箱弓着腰往前走,“这……朱哥,我怎么感觉自己跟着老鼠似的?”
朱辉推着箱子走在前面,嗤笑了一声,“咋?你是一只耳?还有黑猫警长和白鸽探长?哈哈哈哈哈……呃……”
杨军看看面前冒出来的四个警察,有些欲哭无泪。
朱辉被小汪戴上手铐,扭头直骂杨军,“你个乌鸦嘴!你个臭王八!”
杨军被押上车的时候,表情都是懵的,“咋回事儿这是?”
长丰支队众人:“……”
小汪转身看“白鸽探长”啊呸,是关宏峰,“关队,您真神了!”
关宏峰环视一圈,问了一句“黑猫警长呢”。
小汪:“……”
长丰支队众人:“……”
手机“铃铃铃”响起来,关宏峰拿出手机,“喂,小周?哦……你找找,楼梯间也许能找着。”
小汪吩咐完事儿,正想找关宏峰呢,看不到人了。
李警把任青和李娇娇抱进车里,看小汪找人,提醒了一句,“关队去乘电梯了。”
小汪挠挠头。

——12月20日——

评论(9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