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雪

小说/摄影

聂卫聂/关周关/巍澜

专注挖坑百年店
更新《长丰支队日常》中,目前进度:第十二章

【关周】长丰支队日常(第四章)

第四章 12月21日(上)

滴滴哒哒的水声在耳边反复,周巡终于睁开眼睛。
四周都是房子,仿佛置身一条小巷。
周巡站起身,慢慢往前走,看到他的妈妈正在前方对他笑。周巡张了张嘴,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她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周巡有些失落,看见不远处有光,走近了才看到灯下读报的父亲。
周巡看了会儿,继续往前走。
巷子里潮湿安静,也黑,几乎没有光。所以看到第二家有灯的人家,周巡几乎迫不及待地跑过去。里面竟然是赵馨诚:他正在练枪,修长的手指看起来很有力度。子弹毫不留恋地冲出枪膛,直奔靶心而去。
周巡看了一会,为他关好窗户,接着向前走。
走着走着,周巡忽然抬头看了一眼没有星星的夜空。这巷子窄,窄到只容一人通过;这巷子也深,蜿蜒曲折,深到仿佛没有尽头。走了很久再也没看到亮着灯的人家。一个个黑色的窗口、一扇扇紧闭的房门,仿佛下一刻就会将周巡吞没。
直到看到第三家灯火,周巡却愣了半天。
终于……
可看了又怎么样呢?
可不看又怎么样呢?
周巡在窗户下坐了一刻,最终抬头……

关宏峰看到周巡的长睫毛颤动两下,起身按下床头的按钮,“他快醒了。”
正在打呵欠的汪苗睁大眼睛,“哦哦哦……我去买点吃的吧!”
“买点白粥吧。”
“行。关队,那师父……”
关宏峰回头,看到晨光伴着霞光,透过窗户撒在他床上,撒在他身上,撒在他的睫毛梢上。
周舒桐推开门,精神奕奕地打招呼:“关老师早!汪哥早!”
“周舒桐,你照看周队。我回队里整理案卷。”
“啊?哦,好的,那交给我吧。”
两人前后脚离开了。
周舒桐拧了毛巾,刚要给周巡擦脸,就看到医生走了进来。
医生开始检查周巡的身体状态,周舒桐在一边提问:“医生,他什么时候能醒啊?”
医生费解地看了她一眼,“不是他快醒了才按的铃吗?”
“哦……我刚来接班,不太清楚。那他现在怎么样?”
医生给周巡盖好被子,“昨晚和那个带围巾的说过了,就是一般的胃出血,没有其他情况。这三天打完点滴以后,休养一段时间,多注意饮食健康和规律。”
周舒桐点头,“好的。那谢谢您了。”
医生摆摆手离开了病房。
周舒桐拿起毛巾,想继续给周巡擦脸。
这时,周巡醒了。
“你要干嘛?”
这醒来的第一句话还真的是……
周舒桐看看毛巾,又看看周巡,“给您擦脸。”
周巡摸了下眼角,“大概已经擦过了,不用擦了。”
周舒桐放下毛巾,“哦。”
周巡扭头看了眼吊瓶,“这干什么呢?”
周舒桐也跟着看了眼吊瓶,“打点滴呀。”
“我是问我为什么要打点滴?”
“您昨天在天都府晕倒了,医生说是胃出血。必须打三天的点滴。”
“哦……”
周巡终于闭嘴。
汪苗拎着早点进病房的时候,周巡还瞪着吊瓶发呆。
既暴躁又会揶揄的桃花眼,此刻看起来没啥精神。
“师父哎!您可算醒了!”
“啧……”周巡看了汪苗一眼,皱着眉说:“这可是医院,你小声点儿。”
汪苗瘪嘴,“知道了。周舒桐呢?”
“让她去吃早饭了。”
汪苗支起小桌,开始摆早饭,“嗐,我给她带了。既然走了,那我自己吃吧。师父,吃早饭吧。”
“吃啥?”
汪苗沉默了十秒,“这个老奶奶煮的白粥可香了!您闻闻!”
周巡不乐意了,“去去去,谁让你买这东西的?你什么时候见我喝过白粥?”
“那啥,关队让买的。”
“……”周巡顺了把留海,拿起勺子,“刚周舒桐要给我擦脸,我感觉擦过了,就没让她动手。”
汪苗点头,“啊,对,早上关队给您擦过了。”
“……”

谁都想不到周巡这趟搜查会出事儿,汪苗没想到,周舒桐没想到,关宏峰更没想到。
酒店楼层高,只要电梯不出故障,顾客、工作人员没那耐心一层层楼往上爬。如果周舒桐没有上楼接应,没看到昏倒在五楼楼梯间的周巡,估计他现在还在原地躺着。
周舒桐犯了难。她一个人弄不动周巡,也不清楚他昏迷的原因,不敢轻易动他。
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周舒桐给关宏峰打了个电话,顺便提了句周巡外套丢了。
“哦……你找找,楼梯间也许能找着。”
周舒桐等关宏峰到了周巡身边,才上楼去找外套。
关宏峰上下打量了一番,除了嘴边有血,没看到其他外伤,不禁松了口气。
关宏峰将他沾在脸颊的头发拂开,俯身扶他起来。
围巾的一端轻轻扫过脖子,晕过去的周巡毫无知觉。
周舒桐从六楼下来,手里拿着那件棕黄皮夹克和一只鞋,皮夹克口袋还露出个豆腐干包装袋的角。
“关老师,周队这是怎么了?”
关宏峰按了负一楼,“呕血,昏迷,估计是胃有问题。给小李打电话,备好车。”
到了医院,急诊医生一看,让关宏峰去挂号做胃镜检查。
关宏峰递给周舒桐一个黑色钱包,“拿去。顺便买两瓶水来。”
周舒桐把钱包推回去,“关老师,我带钱了。”
关宏峰没回头,“用我的。去吧。”
周舒桐出门后,关宏峰低声问医生,“医生,是……是胃出血吗?”
黄医生抬头看了他一眼,点点头,“脸色苍白,呕血,昏迷,应该是胃出血。具体原因还要做个胃镜才能确定。”
“胃出血的原因?”
“嗯。胃出血也有好几种情况,检查了才能确定。”黄医生接着说:“最好有个人照看。”
关宏峰点头,“我来。”
周舒桐挂号拿了单子,又去买了两瓶水、一个水杯回来,关宏峰扶起周巡去科室做检查。
周舒桐刚想说什么,关宏峰突然开口说:“我跟小汪交代好了,增援也已经到位。你先在这帮忙。等做完检查,你再回队里帮小汪捋线。”
周舒桐应了声,还抱着周巡的那件外套。
周巡今天穿着那件白色毛衣,露出形状好看、极为对称的锁骨,闭着眼睛,脸色惨白。不知道昏迷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到痛苦。看了会锁骨,周舒桐疑惑地想,怎么觉得穿白衣服的周队比穿黑衣服的时候反而显得瘦呢?想这想那,就是不看那根长管子,眼神直飞。
对检查、手术一类的恐惧大概是人所共有的弱点,周舒桐找着心理安慰,瞅着关宏峰的背影,却又想,关老师应该是不怕的。
虽然做检查的是周巡,关宏峰倒也没半点看热闹的意思。
便宜徒弟也是徒弟,说一点不担心绝对是假话。
医生将胃镜慢慢深入周巡的口腔。
大概是探头刺激到了咽喉的喉返神经,周巡出现反射性干呕。
“医生,麻烦轻点。”
关宏峰看着周巡纠结的眉峰,突兀地想起卧底那次,黑色防弹衣正中心的那个弹痕。周巡难得听话肯穿防弹衣,好不容易穿一次还能挡一劫难,也是命大。
关宏峰以为自己已经不记得了,现在却突兀地想了起来,甚至还能说清那个弹痕的口径和深度。坐在周巡身旁,科室每个角落都飘着酒精的气味,关宏峰觉得可能是因为自个儿有点迷醉。
周巡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医生解释说:“这是在做胃镜检查,放松点会好受些。”
周巡眨眨眼,看向关宏峰。
“五个孩子都安全了。”
胃镜探头继续往下。
周巡眨了眨眼,示意听懂了。
关宏峰看着那双潭水似的眼,甚至能看到他睫毛梢微微上翘那种温柔的弧度。
“没事。我在。”
关宏峰握住周巡的手,没听到周巡吭声,抬头一看,得,又晕过去了。
脾气是真躁,心也是真大,可现在,这嘴角留着血迹的样子,是真有点儿让人心疼了。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评论(2)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