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雪

小说/摄影

聂卫聂/关周关/巍澜

专注挖坑百年店
更新《长丰支队日常》中,目前进度:第十二章

【关周】长丰支队日常(第五章)

第五章 12月21日(中)

绕是自认见多识广,关宏峰也没想到,居然有胃出血后边挂点滴边吃牛肉干的人,开门后难免受了点心理冲击。
这是怎样一种不怕死的精神……
关宏峰扶着门框叹气,心是真大啊。
正嚼着牛肉干呢,周巡听到开门声扭头看了一眼,一双桃花眼笑得弯弯的。
“老关~”
关宏峰的视线从牛肉干转移到那双笑眼上,“牛肉干哪来的?”
周巡将包装袋递过去,“小汪买的。来一口?”
关宏峰顺手揣进了大衣口袋,“早饭吃了吗?”
周巡愣了一秒,“吃了。”
关宏峰点点头,放下保温盒,“牛肉干别吃了。该吃午饭了。”
“可小汪……”
“还不饿?”
“饿了。”
可以说非常诚实了。

安静的午餐时光偷偷地溜走了。
瞅着关宏峰拿着苹果越削越带劲,周巡觉得有点困惑。
今天的关宏峰,每个动作都让周巡困惑。
然而,从“关队给您擦过了”开始,到现在,眼瞅着关宏峰削出朵花儿来,周巡也没想出个所以然。
213案之前,周巡觉得,除了家人之外,没有比他更了解关宏峰的人。
认识了十五年,搭档了十二年,说水滴石穿、铁杵成针也毫不夸张。虽说没到逢年过节互相串门儿的地步,到这份儿上也算是黄金搭档、非常默契的老朋友了。周巡自问这份自信来得有理有据。
可从关宏峰毅然离队那一刻开始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离队后再见面,周巡第一次在关宏峰眼里看到了“防备”。
两人认识了十五年,这十五年间周巡无数次望进他的眼里。刚开始,周巡看到了关警察眼里的打量和善意;后来,能看出关队眼里的期望和信任。
可以说在此之前,周巡从没想到自己会在关宏峰的眼里看到防备。
而事实却摆在眼前,关宏峰开始提防周巡。原因不外乎关宏宇——关宏峰的孪生弟弟。周巡心里清楚。对于已经离队的关宏峰来说,自己的立场是对立的。
但感情上,周巡无法控制的有些不适应,有些不放心,还有些……
还有些说不出的委屈……
213对于关氏兄弟是劫难,对于高亚楠乃至周巡来说,同样是心结。
谢宴未赴,却阴差阳错再次搭档办案,这显然不在周巡的考虑范围内。而一分钟前,无意间重新望进关宏峰的眼里,结果也同样出乎周巡的预料……
显出无辜意味的眼角隐隐诉说着疼痛。
怎么看不懂今天的老关呢?
半天时间,周巡都这么困惑着。
母亲还在的时候,周巡有时实在想不通了,会帮她择菜,一边择一边聊。
母亲过世后,周巡看着头发花白的父亲,有些事儿能不说就不说了。
长大成人了,不能再什么都往外说了。
这困惑纠缠在心里,居然还没可说的人……周巡心里是真发愁。
“老关,你……不用特地在这儿看着。”
关宏峰抬眼看着周巡,“那谁照顾你?”
“小汪啊。”
关宏峰放下水果刀,“他下午得回队里审嫌疑人。”
“我一个人也没事儿。”手机震动了下,周巡拿起来扫了一眼,“嘿,老赵晚上要来看我。”
关宏峰皱眉,似乎有点不太高兴,手里拿着刚削好的苹果,看着居然有点无措。
周巡心里有数了,“老关,你要实在不放心,就四点回去吧。再晚,天就该黑了。”
关宏峰看周巡接过苹果,便起身戴手套。
“没什么不放心的。我先走了。”
“老关慢走啊。”
关宏峰带上门,边走边戴围巾。
“老关,你要实在不放心呢……”
我有什么不放心的?
一没中枪、二没中毒,有什么不放心的?
关宏峰摸着下巴思索,没走几步正面迎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。
“嗨,哥!”
关宏宇一手拎着个果篮,一手牵着高亚楠。
高亚楠招呼道:“老关,这是去哪儿?一会儿一起吃午饭吧。”
“我吃过了。有事要回队里。饕餮呢?”
“我和亚楠都有事儿,就送他姥爷家了。那你去忙吧,我和亚楠先去看看周大恩人。”
关宏峰点点头,看着两口子进了周巡那间病房。
“关队?您这是要回队里?”
关宏峰扭头,看到汪苗拎着东西。
“嗯。还没吃午饭?”
汪苗扫了眼饭盒,“我给师父带的。”
“哦。”关宏峰收回视线,“他吃过了。”
“啊?”
“下午记得回来提审。对了……”关宏峰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“别再给他零食了。”
汪苗站在原地,欲哭无泪。
本来是买给赵茜的啊……
被半路截胡就不说了,我真是……
这可真是锅从天上来啊,汪苗同志。

“谁照顾你?”
照顾谁?我???
第一身体不差,第二正值壮年,哪里需要照顾?
周巡顺了把留海,刚理出点逻辑来,门被推开了。
“嗨,周巡!”
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关宏宇放下果篮,撇了根香蕉递给周巡,“听我哥说恩人身体抱恙,特来探望。”
高亚楠坐在床边的椅子上,把桌子上的苹果核扔进垃圾桶。
周巡剥下香蕉皮,看高亚楠气定神闲不禁问了句,“就饕餮自己在家?”
“送我爸妈那了。”高亚楠抬头看吊瓶,“之前我怎么说的?‘累了就多休息。硬撑可不是办法。’你当耳旁风啊?”
周巡哭笑不得,“高主任哎,我们做哪行的你忘了是不是?得得得,我没事儿,我真没事儿。”
高亚楠给他个白眼,“胃出血还叫没事儿?那什么叫有事儿?刹车失灵?配枪炸膛?”
周巡皱眉,“谁跟你说的?这是在瞎说……”
高亚楠一字一顿道:“关、宏、峰。”
周巡嘀咕:“这都多久以前的事儿了,干嘛说这个?”
“嘿,亚楠你看,我哥削皮技术还是这么牛。”关宏宇瞅着苹果皮,“饕餮过生日我哥多喝了点儿,说了些便宜徒弟们的事儿。”
高亚楠点头,“比如某巡啊,十次有九次不穿防弹衣。”
“……”
门再次被推开。
“师父哎——”
汪苗迈进门才看见关宏宇和高亚楠,“关哥、亚楠姐,什么时候到的?”
关宏宇递给汪苗一个橙子,“刚坐一会儿。你还没吃呢?”
汪苗挠挠头,“我吃了,这本来是给师父带的……”
周巡恍然大悟,“原来把这茬忘了。老关给我带了,吃过了。”
汪苗点头,“我刚碰见关队了。师父,那袋牛肉干呢?”
“老关拿走了。”
关宏宇直瞪眼,“我哥还会抢人零食吃了?”
高亚楠看周巡,“给老关没收了?”
周巡点头。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评论(2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