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雪

小说/摄影

聂卫聂/关周关/巍澜

专注挖坑百年店
更新《长丰支队日常》中,目前进度:第十二章

【关周】长丰支队日常(第六章)

第六章 12月21日(下)

审讯室外,关宏峰和汪苗并肩而立。

审讯室内,周舒桐正在提审朱辉。

不到24小时,一条线给端了,嫌疑人抓了五个,监控、暗拍、短信、人证、物证都齐了,五个孩子也平平安安的。汪苗感慨:除了自家队长不在,这案子办的是相当顺利。

汪苗扭头看,关宏峰依旧冷静且面无表情。

“关队,您是怎么确定先查酒店的?”

关宏峰没说话,去了队长办公室。

汪苗跟着关宏峰,顺手带上门。

关宏峰拿下围巾,挂上衣帽架,“你觉得谁最可疑?方左原?”

汪苗点头,“方左原作为带队老师,第二次上车前不点数,带的队丢了五个孩子,他绝对有责任。之前师父也怀疑过他。”

关宏峰坐在周巡的位置上喝水,“我和小周先去了幼儿园。”

“排除了方左原的嫌疑?”

“这是方左原带的第一班学生。他年轻、生疏。”关宏峰回忆起端端正正的花名册,和教室里挂了一墙的师生合影,“他也很喜欢孩子。”

“的确不太可能有犯罪动机。那为什么安排先查天都府?”

关宏峰放下水杯,“换乘点是关键。换乘点往北是游乐场后门,往南是回幼儿园的路。如果是你,带着几个孩子,会选择哪条路?”

汪苗恍然大悟,“肯定是游乐场!游乐场里孩子多,不容易引起注意,而且距离换乘点很近,方便和同伙交接。不过在幼儿园附近的酒店并不安全,从正门和同伙开车离开也可行啊?”

关宏峰摸下巴,“短时间内同时拐走五个孩子,还能留意到监控,需要至少三个人一起行动,这样目标非常大,乘车、步行或是入住都很引人注意。从这点考虑,天都府是最安全的选择。另外,从孩子们的情况来看,天都府对于嫌疑人还有另一层作用。”

汪苗沉默了会儿,“您是说……王林和岳瑶?”

关宏峰看了汪苗一眼,若有所思道:“触类旁通,像你师父。”

“谢谢关队!我真受宠若惊!”

关宏峰低头整理资料,“王林父母每月出差时,王林由方左原带入天都府,由岳瑶带出。酒店距离幼儿园和游乐场都不远。这样规律的行为、交通便利的位置都容易被嫌疑人利用。”

“关队,您真是料事如神!”汪苗起身给关宏峰倒茶,“您忙前忙后辛苦了。”

关宏峰抬眼,“周巡还要吊点滴,继续带粥——好消化。”

“得嘞!”汪苗应了声,又犹豫道:“关队,师父……好像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关队——”赵茜推开门,“园长、老师和家长都来了。”

“小赵和我去接待一下。”关宏峰转向汪苗,“有事儿回头说。你到审讯室看看,别出岔子。”

“放心吧关队。”

汪苗挠挠头,“到底该不该问呢?”

“该问啊!”周舒桐斩钉截铁。

“唉。”汪苗心烦意乱。

周舒桐抱着一盆熊爪,回头说:“既然周队不听你的,那肯定要和关老师说。”

汪苗拿着周舒桐的背包,“这不就是向师父的前领导打小报告?师父会生气的。”

周舒桐诚恳地给出建议:“汪哥,我觉得就算你不说,关老师过两天也能看出来。”

汪苗跟在后面,觉得很有道理,感慨道:“真是雪上加霜。”

“医生不是说不严重吗?你先别担心了。”

“只做了粗略检查。”汪苗叹气,过了会儿又说:“不过听说那个医生很专业,他说不严重,那应该是真的不严重。”

周舒桐抬头看了眼夕阳,“天不早了。”

汪苗打开车门,把背包放在后座,看周舒桐放好了盆栽说:“开车慢点儿啊,回头熊爪再给碰折了。哎,小周,关队找你啥事儿啊?”

周舒桐关上车门,“说是吃个饭。”

汪苗一脸不相信,“不能吧,那为啥就找你啊?”

“大概因为我找到了213的线索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师父啥样儿,教出的徒弟也啥样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——汪苗同志

周舒桐看汪苗拎着周巡的黑外套和毛巾,问道:“汪哥,这是要去看周队?”

“哦,去师父家里。”汪苗看了眼外套,“师父一直没敢说住院,和老爷子说要在队里加几天班儿,让我把这些送回去,好让老爷子放心。”

周舒桐点头,“周队真细心。”

汪苗骑上摩托车,“关队差不多快下来了,你再等会儿。我先走了。”

“汪哥,明天见。”

周舒桐又等了一刻,才盼来关宏峰姗姗来迟的身影。
“关老师,我们去哪儿吃?”

关宏峰抬眼看了看天色,“吃川菜吧。”

“川菜……我知道有家店川菜挺不错的。”

“就那儿吧。”

“行。”

周舒桐开了灯,从后视镜看到关宏峰神色如常,松了口气。虽然说不是什么秘密了,周舒桐还是谨慎为上,尽可能考虑到对方的情绪。

关宏峰抬眼看灯,“还好。”

周舒桐愣了愣,“哦,那行。”

弄安全带的时候,关宏峰踢到了什么,低头一看,原来是一盆植物。胖胖的嫩绿叶子上有几个红色的尖尖,很是憨态可掬。

“这是什么植物?”

周舒桐也跟着看了一眼,“哦,这是熊童子,一种多肉植物。”

关宏峰摸下巴,“有时间照顾?”

周舒桐将车开上主车道,回答说:“我表弟托我买的,说了好几次了。上午从医院回来,路上正好看到就买了一盆。听说这个很好养,多晒太阳就会很精神。”

关宏峰继续打量盆栽,看起来对熊爪很感兴趣。

“最近不是流行多肉植物吗?好看又好养活,关老师也可以试试。”

关宏峰将视线从毛毛的叶子上收回,继续淡定,“看情况。”

周舒桐打方向盘,“关老师,就这儿。我先把车停进去。”

关宏峰看了眼手机,快六点了。

六点,赵馨诚准时到了。

准确地说,十八点整,带着“家属”的赵馨诚准时到达周巡所在的病房。

瞅着自带结界的两人,周巡哭笑不得,“老赵啊,看望病人好像不用带专属顾问吧?”

赵馨诚浓眉一挑,“你这说的不对。又不只是来看你,彬也来取取经嘛。关队呢?怎么没见?”

“嘿,探望病人还想着学习,老白真应该给你申请个模范表彰。老关回队里理案子了。学习恐怕得回头了。”
韩彬了然,“等他有空,我再去找他。”

“叮铃铃叮铃铃……”

赵馨诚回头看韩彬,眼角带笑。

韩彬看了赵馨诚一眼,微微垂下眼睑,“周队长,我接个电话。”

“行。您先忙。”这俩人不太对啊?

韩彬出去接电话,赵馨诚把带来的果篮放在桌上。

此时六个果篮带着顾局、汪苗、周舒桐、关宏峰、关宏宇夫妇、赵馨诚的问候,在桌上依次排开。场面居然有点壮观。

“果然来迟了。”

周巡撩了把留海,“今儿这么客气。来了就行,咱没那么多讲究。瞅瞅,这么些个果篮。不整花篮那些花里胡哨的就对了,都是实诚人。”

“谢谢周队的单口相声。”赵馨诚坐在椅子上,“那起失踪案怎么处理了?”

“老关带小汪他们继续查呢。现在估计都结束了。”

赵馨诚笑笑,“那你这做队长的,可得好好谢谢人关队。”

“心里有数,不劳费心啊。”周巡点头,突然问了句:“老赵,你们这是……成了?”

赵馨诚笑得意味深长,“什么成了?”

“你俩……”

“自然而然的事儿。”赵馨诚依然只是笑,“我说不算,彬说不算。我俩都觉着算,就成了。”

周巡点头,沉默了会儿才说:“啃窝边草的难度……唉。老赵,你不容易。”

“别说我了,说说你?”赵馨诚往前搬了搬椅子,关切地问:“根据你描述的,感觉你这么多年的念念不忘,快有回响了?”

周巡直往后靠,“哪有的事儿。”

赵馨诚眼神示意旁边的垃圾桶,“这苹果皮我一看就知道,关队削的吧?”

“……”

周巡闭了闭眼,还是没忍住脾气,“一个个的来了都瞅垃圾桶是什么习惯?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赵馨诚笑出声,“职业习惯。”

“去去去,烦。”

赵馨诚靠着椅子,“说真的,213结案你帮上了忙,结案后关队又是请你吃饭、又是帮你查案,现在你生活不能自理,关队还帮削苹果。不是很好吗?你怎么烦上了?”

周巡笑道:“去你的,这饭还没吃上,就来案子了。另外,生活尚可自理。”

“那你说说,有什么心烦的?”

周巡顿了顿,沉思道:“老关有事儿瞒着我。”

赵馨诚:“啊???”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评论(5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