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雪

小说/摄影

聂卫聂/关周关/巍澜

专注挖坑百年店
更新《长丰支队日常》中,目前进度:第十二章

【关周】长丰支队日常(第七章)

第七章 12月22日(上)

第一脚踏进大厅,关宏峰就看到了汪苗。
汪苗拎个手提袋,正在等电梯。
“来的挺早。”
汪苗抬头,笑道:“关队,您也早啊。”
关宏峰想起周舒桐说的事,问了一句,“周老爷子不知道他住院的事?”
汪苗“啧”了一声,“师父怕老爷子担心呗。这不,送衣服都得背着老爷子。”
关宏峰看到袋里的米黄色外套,有些出神:除了棕皮夹和黑外套,还没见过周巡穿别的衣服。这风格是怎么回事儿?
“关队,这是给师父带的?”汪苗指指关宏峰手中的保温盒。
“嗯。”
汪苗挠挠头,“我想着送完衣服,再下去买的。”
关宏峰点头,“我带了。你回头自个儿吃吧。”
“行。”汪苗应了声,看关宏峰要开门,不禁开口,“关队,等等。”
关宏峰开门的时候,周巡正看着隔壁床吃豆腐脑。
那叫一个专心致志——论吃货的自我修养。
汪苗一嗓子“师父”,可算是喊回了神。
“呦,老关,汪,怎么一起来了?”
关宏峰放下保温盒,“在大厅里碰见的。”
“来这么早。”周巡瞅着汪苗递来手提袋,“我让你把衣服送回家,可没说送我这啊。”
“哪儿啊,我昨送回去了,可老爷子说了,不能没衣服穿,又收拾了一袋出来,让我送到队里。我想着正好,就给您带来了。”
周巡拿出那件米黄色外套,看起来十分不解。“这衣服哪儿来的?”
“说是前几天托李大妈帮你买的。”
周巡皱眉,嘀咕道:“买个不耐脏的颜色,也就这会儿能穿穿。”
关宏峰放好小桌,低声道:“该吃饭了。”
周巡放下外套,开始“大战”白米粥。
关宏峰看着周巡若有所思。
周巡嚼着白米粥苦不堪言。
汪苗放下袋子麻溜儿上班去了,隔壁床豆腐脑也早就喝完了。一时间,病房里只能听到周巡干巴巴的咀嚼声。
吃完最后一口,周巡放下勺子,又起了嘀咕:昨天白粥盛在一次性饭盒里,是汪苗拎来的。今天怎么是老关带来的保温盒装的?
疑问卷土重来,周巡抬头看关宏峰。
关宏峰不明所以。
周巡笑眯眯,“老关,你手艺可以啊。”
关宏峰笑了笑,“坚持吧。这以后可是你的忠实战友。”
见关宏峰默认,周巡心里更是打鼓——认识将近十六年,从来没看到关宏峰这样过。周巡笑道:“对徒弟这么仁慈,这可不像你。”
关宏峰瞅着这“半拉”闹心徒弟,怎么听怎么觉得话里有话。“你想说什么?”
周巡深深看着关宏峰,关宏峰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捉摸不透的失落。
周巡下床,拎着水瓶往外走。
关宏峰上前两步,“我来。”
“不至于啊,我就打个水。”周巡避过关宏峰,往开水房走。
关宏峰跟在身后,“你说我听着。”
周巡放下水瓶,看着窗户外飞上飞下的麻雀,开口道:“213案已经结束了。那顿饭请不请无所谓。只要你心里能记得我周巡这份成绩单,那回孤胆英雄我就算没白当。”
关宏峰跟着他的视线看窗外的麻雀,一时间有些难过,不知是因为周巡现在的失落,还是为了自己最近的迷惑。
“你是不是有苦衷?”
“……”关宏峰愣了一下,“嗯?”
周巡打好开水,回头看关宏峰,“我自认值得你相信。”
关宏峰摸不着头绪,“你说查天都府的事儿?”
“让你心虚的事儿。”
关宏峰几乎笑出声,“我哪儿心虚了?”
周巡皱眉,“这两天又是削苹果又是送饭的,不是因为心虚?不是有事儿藏着?”
关宏峰摇头。
周巡皱眉想了想,似乎确实没想到关宏峰有什么可隐瞒的事,于是叹气“没事好”,于是感慨“没事就好”。
关宏峰觉得有点不平,“小汪送饭送衣服,你不怀疑他?怀疑我?”
周巡摆手,“汪是我徒弟,也没有‘前科’。再说,那都是我让他干的。”
“那我有什么‘前科’?”
“关队,您有数。”
两人往房间走。离两人几步远、右手边的病房门口聚着些人,面露哀戚,男女老少皆有。
关宏峰心里突然有不太好的预感。
还差三四步的时候,病房里突然传出尖锐的“滴”声,房门内外刹那爆发刺耳的哭声。
关宏峰转身的瞬间,身旁传来“嘣擦”的爆裂声。
关宏峰急忙扶住周巡。

高亚楠看着医生进门、检查、离开,才开口道:“周巡这又是怎么了?”
关宏峰送走医生,回头看到高亚楠仔细打量晕过去的周巡,有些无奈。
“医生说的你也听到了。”
高亚楠又瞅了瞅周巡的耳朵,“听到了,听力损伤。这又是哪次伤的?”
“小汪早上跟我提过,周巡最近听力不大灵敏。”关宏峰脑里过了一遍案子,“等他醒了你问他吧。”
“小汪?他没说原因?”
关宏峰递给高亚楠一瓶水,“他不知道。周巡查案子、出任务,经常一个人行动。”
高亚楠接过水,喝了一口,感慨道:“听起来真孤单。”
“干这行的……”
高亚楠回头看了一眼,关宏峰却没说完。
半句话悬在那,高亚楠却明白了。
而周巡经历过的事,成了周巡的秘密。
无人接听,无人回拨——这就是周巡的“秘密”。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评论(13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