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雪

小说/摄影

聂卫聂/关周关/巍澜

专注挖坑百年店
更新《长丰支队日常》中,目前进度:第十二章

【关周】长丰支队日常(第八章)

第八章 12月22日(中)

冬日短,周巡醒来的时候,夕阳已经完全沉入地平线以下。
高亚楠坐在床边,正在咔嚓咔嚓啃苹果。
“亚楠?”周巡感觉有些耳鸣,抬手揉了下太阳穴,“什么时候到的?”
高亚楠递给周巡一杯温水,“早上就到了,正赶上医生给你做检查。说吧,这又是哪次伤的?”
周巡靠着枕头,“做什么检查。点滴都没吊完呢。”
“早上晕过去的是谁啊?”
“现在醒了。”
“醒了就没事了?”
“真要有事儿我也醒不过来啊。”
高亚楠闻言扔了苹果核,“周巡,你别过分。”
“吃完了?那儿还有。”
高亚楠瞪他。
周巡十分淡定。
深觉周巡的无所顾忌乃是历史遗留问题,高亚楠走前撂下狠话:“你等着。你再这样,看以后谁管你。”
周巡招呼道:“高主任,慢走不送啊。”
高亚楠走出医院,接了个电话。
“宏宇,嗯,正要回队里……哎,我好像看见你哥了……嗯,拎着保温盒呢。”
周巡披着米黄色外套站在窗边。
冬天最怕太阳走。太阳一走,空气仿佛都冻结了。
周巡边穿外套边嘀咕天黑的早,冷不丁瞅见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“老关?”
黑暗恐惧还没好,他晚上出来干什么。转念一想,嘿!差点又认错。
关宏峰拎着保温盒出电梯,看见走廊里穿着淡色外套的周巡正看着自己。
“宏宇,你没遇上亚楠吗?她刚回去。”
“我……”
周巡看到他拎着保温盒,接了过来,“你哥让你送的?谢谢啊。”
“……”
“问问亚楠到哪了,你陪她一起回去。”
“亚楠今天值班。”
“你吃了吗?要不一起吃。”
“吃过了。你趁热吃。”
周巡点头,打开保温盒时却愣了一下,“馄饨?”
“白粥吃了两天了,吃馄饨换换口。听说你上午晕过去了,怎么回事?”
周巡吃完一个馄饨才含糊说:“医生说是听力受损。”
“听力受损……旧伤吗?”
见对方摸下巴,周巡舀馄饨的手顿了顿,“包馄饨费事吗?”
关宏峰沉默了下,笑了笑,“看出来了?”
周巡撩了把留海,“晚上你不是……怎么现在来了?”
关宏峰左手苹果右手刀,“213结案后,现在没那么严重了。医生说晚上最好出来走走。”
周巡点头,“213是关键所在啊。那就好,也能省点电费。”
闻言,关宏峰指了指果篮,“省的电费都在这了。”
“抠门儿。回头请你吃饭。”
“你这胃,少不了一个月的粥来养。请我吃饭——你看着我吃?”
周巡白了他一眼,又道:“老关别削了,一会都该落老赵肚里了~”
关宏峰不解,“赵馨城?”
“海港遇到一个棘手的案子,需要津港协助。”神出鬼没·海港支队长如是说。
周巡看向门口,“什么时候到的?”
“请吃饭那句开始。”海港支队长笑道:“听者有份啊老周。”
不出周巡所料,跟在赵馨诚身后进来的正是韩彬。“周队,晚上好。关队,好久不见。”
“好久不见。213还多谢你的帮忙。”
韩彬扶了下眼镜,抬眼道:“关队客气。213结案后,我父亲一直想和你见见。没想到213后,津港这边儿童失踪案,海港那边密室案,一直安排不出时间……”
韩彬和关宏峰的话题永远围绕案子开始,周巡习惯性跟着听了会儿,才发现赵馨城“志”不在此。
……
一来就盯苹果皮真的是……
“赵馨诚同志,强迫行为了解一下?”
赵馨城乐得直笑,顺手拿了一个苹果。凑近打量了周巡一番后,其大嗓门发出了疑问:“老周,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啊。胃不是好些了吗?”
周巡捂住了右耳,“啧,你离我远点儿。”
韩彬问道:“你耳朵怎么了?”
周巡摁了摁耳后,“听力损伤。医生说什么因为作息不规律、压力大,导致精神不太饱满。”
赵馨诚挑眉,“失踪案不是挺顺利?老白还一直夸你们支队来着。这是怎么弄的?”
“王志革被击毙后,我在会所后面碰到嫌疑人。我这样……”周巡顿了顿,拗了个别扭的姿势,“扣的扳机。”
赵馨诚直乐,“哇,老周,你命真大!这是逃过几次了我算算,刹车失灵、击毙嫌疑人、配枪炸膛……”
周巡看了眼关宏峰,没敢笑。
“彬,这都能拍电视剧了吧?”
“馨诚……”
赵馨诚关怀备至道:“那什么,老周你好好休息啊,好好休息。案子我们和关队说就行了。”
关宏峰听到了赵馨诚的话,但无法开口,眼前似乎只能看到楼梯间吐血晕倒的周巡、地上挣扎忍耐的林嘉因、宏宇所说的挂着伤的周舒桐……
关宏峰或许有过自责,却从来没有愧疚。
这些优秀的男人、女人,首先是人民警察,其次才是他关宏峰的徒弟。
为了自己的使命受伤流血,即使痛去留疤,那也终将是职责的烙印,就像他右脸颊那道抹不去的伤痕。
痛吗?
痛。
悔吗?
不悔。
然而,关宏峰看着周巡捂住了耳朵,看他拗出别扭而被动的姿势,想接一句“福大命大”却怎么都张不开嘴。
周巡是人民警察,却也是普通人,就像那件有弹痕的防弹背心。
“林嘉因”的尸体被抬出火场时,也许是因为知道真相,关宏峰心里没有太多感触。而此时,混乱的思绪牵扯极广——防弹衣上口径分明的弹痕、早晨的爆裂声、棕色夹克口袋露出的包装袋一角……
“老关?”
关宏峰回过神,发现三人都看向自己,“怎么了?”
周巡又仔细看了看,“你脸色不好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韩彬起身,“关队,我送送你。”
关宏峰拿起外套和手套,先走出了病房。
韩彬按下下行键,“关队,晚上出门还好?”
关宏峰点头,“有好转。”
“那就好。”韩彬按下“1”,接道:“那个案子是一起连环案,棘手就棘手在受害者没有共同点、作案时间没有规律、作案手段不尽相同。”
关宏峰听完问道:“那怎么确定是连环案?”
“因为作案现场都有同样的鞋印。”
关宏峰摩挲下巴,“连环案中重复出现鞋印,鞋印有什么特别?”
“是43码自制鞋留下的鞋印。”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评论(8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