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雪

小说/摄影

聂卫聂/关周关/巍澜

专注挖坑百年店
更新《长丰支队日常》中,目前进度:第十二章

【关周】长丰支队日常(第九章)

第九章  12月22日(下)

“43码自制鞋?”周巡疑惑,“怎么确定是自制鞋?”
赵馨诚比划了下,“鞋印纹路非常浅且杂,是非常简单的手工制作的鞋。从鞋印纹路来看,凶手经常在崎岖不平的地面行走,比如工地、拆迁区、山路。”
“受害人、受害时间、作案手段找不到共同点?”
“受害人有男有女,死亡时间分别为6-8点、17-18点、22-24点。凶器是水果刀。”
“已经有三名受害者……”周巡眉峰耸立,“避免出现更多受害者,要加快动作。案发现场呢?韩彬怎么看?”
“案发现场分别为巷子、郊区人行道、垃圾站附近。”赵馨诚挠挠下巴,“彬说凶手流动性大且随性,说不定并没有特定的作案动机,而是因为患有精神疾病。”
周巡点头,“有道理。医院方面可以排查一下。”
“已经开始重点排查海港的精神病医院了。如果真的是精神疾病,那么三名受害人随身物品中都有铂金戒指和透明雨伞也就说得通了。”
“你们不是昨晚才来,怎么没听你们提?”
赵馨诚叹气,“昨晚回队里才接到报警,今上午又有两次报警。我先接个电话。”
43码、上下班时间、崎岖不平的地面、三名受害人……周巡回想了一遍,这可真棘手。
等赵馨诚接完电话回来,周巡问道:“监控方面有线索吗?”
赵馨诚摇头,“暂时没发现。彬和关队已经到队里了。虽说彬身手不错,但作为支队长和……咳,我不在不合适。先走了啊。你好好休息。”
“我说……”
眨眼的功夫,人都听不见声了。
海港支队长相当匆忙啊。
津港支队长感慨: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赵。”
感慨归感慨,周巡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交代小汪全力配合关宏峰。
“得嘞。师父您就放心吧。”
“一定要保证老关的安全。”
“那必须的。”
“周舒桐呢?”
汪苗看了眼周舒桐,“跟着关队呢。”
“这凶手不按常理出牌,让大家都机灵着点儿。我这有人照顾了,不用过来了。”
“得嘞。”
关宏峰翻了翻资料,“周巡?”
汪苗将水杯放在会议桌上,“嗯。让我保护好您。”
关宏峰沉默三秒。“韩彬,看这里。”
瞅着赵馨诚接过韩彬的水杯喝了起来,汪苗疑惑,不是有两杯水吗?
韩彬看了眼,点头道:“6-8点,案发现场在巷子里。”
关宏峰点了点时间,“这个时间点,四周都是居民楼,巷子里不可能一直没人。”
韩彬点头,“确实。所以8点半来了报警电话。”
“这个巷子南边是马路,西边有个垃圾站。和17-18点的案子……”
韩彬道:“说对了,巷子是第三案。第一案就在附近的垃圾站。”
“第二个在郊区人行道……”关宏峰沉思,“第一案和第三案案发现场却这么近,应该有重要线索。”
韩彬扶了下眼镜,“第一案确实可能留下关键线索,但垃圾站每天接收新垃圾,还是相当有难度。第二、第三案的情况都在这份资料里。”
“第二个可以查查监控。不过这次连环案,作案冷却期实在太短。”
韩彬点头,“所以我建议先排查精神病医院和郊区人行道附近的监控。”
关宏峰摩挲下巴,“精神病不同其他病。病人即使不愿意就医,人身自由往往也会受到限制。”
韩彬皱眉,“你是说……凶手很可能独居,且没有家人?”
关宏峰点头,“这种情况,医院里可能没有记录。但医院那边还是要排查一下。”
关宏峰指了指资料,韩彬和赵馨诚跟着看了两行——“……现场痕迹少、死者挣扎时间短……”
韩彬:“你怎么看?”
关宏峰看向汪苗,“周巡穿棕色夹克的时候,下面穿什么鞋?”
汪苗答:“棕色带绳儿短靴。”
关宏峰:“如果一个穿西装的人穿着自制鞋,受害人会觉得奇怪。但三个受害人对凶手的动作显然毫无防备。”
韩彬:“穿着普通,身材普通,相貌普通,可能发型也很普通,考虑到水果刀的大小,可能随身带包。这样看监控排查能不能锁定嫌疑人。”
赵馨诚接道:“我交代下技术部。”
关宏峰想了想,“我跟你们回队里看看。”
汪苗正想跟上去,被赵馨诚一把抓住,“你留在这。关队的安全交给我。”
三人往外走。
周舒桐习惯性拿着背包追出去,“关老师……”
“……”汪苗愣了愣,“孺子可教。”
赵茜冷不丁凑过来,吓了汪苗一跳。
“你觉没觉得……”赵茜看向门口,“关队好像有点儿不一样。”
“?”汪苗:“哪儿不一样?”
赵茜皱眉想了会儿,“说不上来,也许是黑眼圈有点明显。”
汪苗恍然,“那肯定。队里忙完还去医院送饭,肯定累啊。”
“送饭?”
汪苗大咧咧的,“今晚本想看看师父,结果医院门口碰见关队拎着饭,我就回来了。”
赵茜出神想着:看来真的和好了。213能结案真好。
“晚上不去看周队?”
汪苗应了声,“师父刚说有人照顾,不用我去了。”
赵茜疑惑道:“关老师和小周都出去了,你昨天说小关老师和亚楠姐刚去过,周老爷子又不知道他住院,还有谁去照顾?”
汪苗愣了愣,还没等反应过来,医院来电话了。

“……”关宏峰不知该说什么,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汪苗迟疑道:“你们刚走,医院就来了电话。”
关宏峰道:“知道了。再联系。”
韩彬看关宏峰挂了电话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关宏峰把手机放回兜里,“没事儿。”
周舒桐多看了关宏峰两眼,以跟着关老师查案近一年的经验来看,这不像没事儿。
关老师没事的时候没这么……对,眼神没这么飘。
“小周,怎么了?”
周舒桐抖了抖,“呃,没事儿。我在想现场会不会留下轮印、贴身物品之类。”
赵馨诚信以为真,“只有鞋印。”
周舒桐点头,“这样啊。”
“赵队,技术部在几楼?”
韩彬开门道:“一起去吧。先去法医那边看报告。”
周舒桐和赵馨诚跟在两位顾问身后。
周舒桐看看韩彬,又看看赵馨诚,眼珠子转来转去,不知在想什么。
赵馨诚看得好奇,“小周同志,你在看什么?”
“啊?”周舒桐犹豫下,“没什么,就感觉……赵队和韩顾问很有默契啊。”
赵馨诚乐不可支,个性使然而笑成了一朵花,随即谦虚道:“咳咳,认识又搭档这么久了,默契肯定有的。你看你们周队和关顾问啊,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。”
回想起“你周巡的结案率排倒数第几啊”,周舒桐不敢苟同地摇头,“看起来没你们这么友爱。”
赵馨诚一脑袋问号,这从何说起啊?
韩彬接过报告,朝门外说:“监控那边怎么样了?”
赵馨诚应了声,“我去看看。”
关宏峰看完报告,递给周舒桐,“先看看有什么问题。”
周舒桐看完说:“受害人的随身物品里都有戒指和雨伞。昨天这里也下雨了吗?”
韩彬点头,“下三天了。说的没错,铂金戒指、透明雨伞,以及黑色皮鞋和黑色外套。”
关宏峰摩挲下巴,“对凶手来说,触发条件就是这四点了。”
韩彬认同道:“你也这么认为?我和馨诚谈过,如果能固定区域,安排诱饵无疑是最快的方法。但首先流动性大,无法确定诱捕区域;其次三名受害人都是成年人,都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遇害,无法保证诱饵的安全。”
诱饵、诱捕区域、流动性大、安全……
关宏峰后颈一僵,突然感觉不太对。这莫名的熟悉感……
赵馨诚推开门道:“技术部有发现!”
监控视频投射在幕布上。
监控显示12月21日22时43分21秒。郊区国道东西向第二案的受害人撑着伞,沿北侧人行道由东向西行走。周围并无其他行人。受害人行走3分钟后,由西向东方向走来4名未打伞的男子,受害人侧目两秒,与4人擦肩而过。
第二段监控显示22时49分15秒,受害人走到交叉路口的废旧工厂,朝路口北段拐弯。总时长1分55秒。
赵馨诚暂停在几人擦肩而过的画面,“受害人遇害位置在拐弯后距离路口50米处的绿化带。该处监控摄像头被石头击碎,可能借助了弹弓。”
周舒桐看了会儿,“四名男子穿的好像都是灰色的鞋子……”
关宏峰:“没错。都是自制鞋。”
“那他们都有嫌疑?”
韩彬笑道:“不,嫌疑人是他们的同乡,但不在这个画面里。”
关宏峰拿起激光笔,指向画面右下角头发花白的男子。
韩彬看向关宏峰。
关宏峰看着画面,“是他。”
此时,会议室门口,值班的警察打了个报告。
“赵队!有人报警称抓住了连环案嫌疑人!”
激光笔滑落在胡桃色的桌面上。

——12月22日——

评论(5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