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雪

小说/摄影

聂卫聂/关周关/巍澜

专注挖坑百年店
更新《长丰支队日常》中,目前进度:第十二章

【关周】长丰支队日常(第十章)

第十章  12月23日(上)

早上七点半,汪苗站在办公楼下揉眼睛。
高亚楠拍拍他,“没睡醒啊?”
汪苗抬头看了会,“我应该没睡醒。不然怎么看到师父了?”
高亚楠顺着汪苗的视线看,“那就是周巡。”
汪苗抱着摩托帽思索,“所以昨晚真的是逃院?”
“逃院?”
“昨天关队去赵队那帮忙。结果他们刚走,医院就来电话了,问是不是病人家属给接回家了。”
高亚楠挑眉,“和关队说了吗?”
“说了。关队没说什么。我想着师父大概有事出去了。不过办完事怎么着也得挂完水明天再回来吧,怎么今天来了?”
“谁来了?”
关宏峰冷不丁在两人背后开口,没惊到高亚楠,倒是把汪苗吓了一跳。“关队早。”
高亚楠叹气,“还能是谁,拼命周郎呗。”
关宏峰抬眼,正看到周巡往楼下走。
周巡还穿着黑色夹克、黑色皮鞋,手上没了戒指和雨伞,右手拎着两个袋子。
见三人都看着自己,周巡摘下墨镜,“呦,都来的够早啊。”
高亚楠哼道:“没周队长早。”
周巡将其中一个白色纸袋递给高亚楠,“亚楠,帮我带给饕餮。”
高亚楠接过纸袋,“跟他姥爷姥姥去海岛了。估计得有十天半月见不着呢。”
周巡又戴上了墨镜,“行吧。十天半月过得也快。”
汪苗问道:“师父,这是要去哪?”
“回医院挂水。明天还得做次检查。”周巡说完瞄了关宏峰一眼,哎呦嘿,气还没消。
“师父,换洗衣服我都给您放床上了。”
周巡乐道:“小子可以啊。你们忙,我走了。”
周巡转着车钥匙往停车场走。
高亚楠和汪苗上了楼。
关宏峰没动,回头刚好看到周巡背后白灰一团。
“我送你。”
周巡又瞟了关宏峰一眼,“我自个儿回就行。”
关宏峰拿过车钥匙,“走吧。”
周巡打了个喷嚏,揉揉鼻子,这是要兴师问罪啊?
然而直到停在住院部门口,关宏峰也没开过口。
周巡松了口气,扭头解安全带。
关宏峰看着花坛里常绿的灌木,开口道:“你知道案件所有要点,应该知道他带着水果刀。”
周巡老神在在,“带着枪的我都能制服了,带刀的不在话下。”
“知道他可能精神不正常?”
“昂。”
“知道他其貌不扬、趁人不备?”
“就一嫌犯,我还不是制住了。”
关宏峰淡淡来了一句,“知道你自己还带病?”
周巡愣了愣,终于觉出点味儿来,耙耙头发笑道:“我真没事儿。老关,那什么,我先上去了啊。有事再阿嚏——再联系啊。”
关宏峰没吭声。
周巡背后那块白灰似乎蹭掉了点,但还是让人无法忽视。
关宏峰恍惚间又看到了昨晚的周巡——穿一身黑,靠在墙边,脚边横着把透明伞,左臂垂直耷拉着,左手银光闪烁。
“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,首先是人民警察,其次才是我关宏峰的徒弟,最后才是我关宏峰的搭档。”
关宏峰心里这么循环着,一遍遍地告诉自己,脚步却依然迈不开。
关宏峰看到韩彬上前检查周巡的伤,听到韩彬说“还好只是脱臼”和周巡的喘息,闻到湿润的夜风,触摸到伞柄刺骨的凉意,甚至能辨清被拷在一旁的嫌疑人那头花白头发。
感官并没有封闭,只是身体暂时无法给出反应。
心里循环上面这段说辞的同时,关宏峰听到了另一个声音,那是他自己的声音。
“他胃出血还没好……”
“他的听力还未恢复……”
“他是我关宏峰的第一个徒弟……”
“十六年里,相处时间比宏宇多几倍的徒弟……”
关宏峰出过很多现场,碰到过各种情况,而面对此时的自己,关宏峰无法解释,只觉得陌生,不知所措地任由两种声音此起彼伏。
“周巡……”关宏峰听到自己的声音说:“你淋湿了……”

周舒桐八点到队里,既没看到关宏峰,也没看到赵茜,于是跑去问汪苗。
“汪哥,关老师还没来吗?”
汪苗嚼着牛肉干,含糊道:“来了,送师父去医院了。”
周舒桐不解,“送周队?周队回来了?”
“一早就来了,逛了一圈看没事又回去了。说是明天还要检查。”
周舒桐点点头,“这样啊。”
“哎,你和关队怎么今天就回来了?案子结束了?”
周舒桐倒了杯水,“结束了。”
汪苗感慨道:“这关队的破案速度越来越快了……”
周舒桐认真反驳道:“这是和海港支队合作的结果。不过关老师真的很厉害。周……”
“什么?”
周舒桐本来想说“周队也很厉害”,但是想起韩彬的提醒,话到嘴边拐了个弯儿,“周队今天还要挂水吗?”
“挂啊。”
“哦。”周舒桐想了想,“师姐还没来?”
汪苗放下了牛肉干,“她今天请假,说是闺蜜结婚。”
周舒桐点头,“汪哥,明晚是平安夜,约到师姐了吗?”
汪苗噎了一下,“咳咳,那什么,西方节日,我从来不过。”
“是嘛……”周舒桐颇有深意地说:“那回头谁要买圣诞礼物可别问我。”
汪苗侧过身,装作没听见。
周舒桐到法医处时,小徐正和高亚楠说话,面前凳子上放着一个纸袋。
里面坐着一只雪白的小熊。
“亚楠姐、徐哥早。”
高亚楠递来一杯豆浆,“小周,早饭吃了吗?我还没动,你喝吧。”
周舒桐摆手,“不了不了,亚楠姐喝吧。这玩具是给饕餮买的?”
小徐笑道:“正聊着这熊呢,没想到周队这么细心,还记着给饕餮买圣诞礼物。”
高亚楠点头,却没说什么。
小徐问道:“关队回来了吗?他之前要的报告出来了。”
“还没回来。”
提到关宏峰,周舒桐想起昨晚,不由地出神……

到了地点,周舒桐跟在关宏峰后面下车。
拆迁区砖块、灰尘极多,周舒桐撑着伞,视线有限没看到关宏峰停步,一头撞了上去。
“关老师,不好意思啊。”
关宏峰仿佛没听到声音。
周舒桐歪头看了一眼,韩彬和赵馨诚站在周巡身边。
周队?不是还在住院吗?怎么跑海港来了?
周舒桐看到他左臂不太自然,赶紧跑过去,“韩顾问,周队这是怎么了?”
韩彬摸摸周巡的左肩和手肘,“还好只是脱臼。你帮我拿着伞,我给他接一下。”
周舒桐看着赵馨诚自觉给两人遮雨深觉羡慕,瞧这搭档,太给力了。
想到这,周舒桐疑惑,周队的搭档呢?
“周巡……”
周舒桐回头看了一眼,关宏峰慢慢走过来,结果只说了一句“你淋湿了”。
周舒桐一脑袋问号:怎么回事儿?难道不是伤更重要?
但到这,周舒桐才有点反应过来:关老师这是给惊着了……
接回关节,赵馨诚扶着周巡上车,韩彬看了看,“馨诚,后备箱的毛毯拿来。”
赵馨诚打开空调,又抱来毛毯。
周舒桐问道:“周队怎么了?”
“他只穿了毛衣和外套,基本都淋湿了。”
关宏峰脱下半湿半干的衣物,把周巡包在毛毯里。
直到赵馨诚将嫌犯押到警车上,周舒桐才松了口气——结束了。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评论(4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