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雪

小说/摄影

聂卫聂/关周关/巍澜

专注挖坑百年店
更新《长丰支队日常》中,目前进度:第十二章

【关周】长丰支队日常(第十一章)

第十一章  12月23日(下)

下午四点,周舒桐经过医院。

这时间不早不晚,按说人最少才是,可一开门,关宏宇正坐在一边,旁边还站着高亚楠。

亚楠正和周巡说话,“我说的事儿你好好考虑。不过我可提醒你,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。”

周巡瞅了眼药水瓶,没搭腔。

周舒桐觉着周队似乎翻了个白眼。

关宏宇招呼周舒桐,“小周,今儿来这么早啊。”

“正好经过,就过来看看。”

高亚楠问了句:“老关在队里吗?”

“在队里。”

“这就是我哥,支队和家,两点一线,雷打不动。”

高亚楠似乎没打算继续刚才的话题,“行。我正好找他有点事儿。”说完看了关宏宇一眼,两人前后脚离开了病房。

隔壁床老大爷昨个儿就出院了,出门前还对女儿感慨了一番,“你看我隔壁床那个,四十没到,胃出血比我还严重呢。”

所以……

周舒桐看着周巡。

周巡看着周舒桐。

俩人儿跟比谁眼睛大似的。

“周队,水挂完了吗?”

周巡抬头看药水瓶,“还剩点儿。”

“行,那等挂完我去买晚饭。”

“你回吧,晚饭还早呢。”扎针的手有些发麻,周巡伸手按了按。

“还疼吗?”

“有点麻。”

周舒桐把靠枕垫在周巡胳膊下面,好奇道:“汪哥给带的?”

“刚那俩人给的。”

“亚楠姐啊。亚楠姐真挺热心的。”

周巡意味深长地说:“确实热心……”

周舒桐觉着这话很实在,实在得不太像周队说的话。

周队接道:“热心得让人费解。”

“啊?”

周巡没继续说下去。

从毕业典礼被周巡拎进队到现在,周舒桐一直跟着关宏峰查案,不是在车里就是在路上,倒没怎么和周巡共事过。

周舒桐清理着花瓶,看了看旁边默不作声的周巡。

周巡这人,用关老师的话来说,忒简单。

可说是这么说,213结案前关老师瞒的最紧的却也是周队,也许因为周队身上交错着两种显而易见的欲望:想破案,饿。说起来,印象里周队不是在骂人,就是在哧哧嚓嚓地吃东西。周舒桐笑了下,所以才“好懂”吧。

周舒桐清理完花瓶,周巡又睡着了。

这时,门响了一声。

周舒桐回头看了一眼,原以为来的是关老师或汪苗,却是位老人。

老人扫视了一圈,朝周舒桐点了点头,走出房间还带上了门。

找错房间了?

周舒桐出病房已经看不到人影了,门口地上放着个灰色纸袋。周舒桐打量了一番,如果没认出那件眼熟的白毛衣,真看不出来是给谁的。

那老人是——

房间里的周巡睡醒了。

周舒桐将纸袋递给周巡。

“汪来过了?”

“嗯。”


关宏峰看到门口的鞋印,认真地想了想关宏宇大驾光临的目的。

没想出个所以然。

关宏峰开门,进屋。

关宏宇正坐在客厅吃炸鸡。

“怎么想起来吃炸鸡了?”

“你可终于回来了。我等老半天了。”关宏宇放下鸡骨头,拿毛巾擦了把手,“亚楠做了点炸鸡。我这不惦记哥,给你送点过来。”

“送炸鸡?我只看见骨头了。”关宏峰摘下手套,坐在关宏宇对面,“什么事儿?”

关宏宇瞥了眼日历,笑道:“饕餮还没回来,我和亚楠都想着和你一块过平安夜,明天去我那吃怎么样?”

关宏峰有些意外,挑眉道:“就这事儿?”

“啊。一块儿过节,多好啊。”

送炸鸡是真的,一块儿过节可能也是真的,但要说没其他事儿,关宏峰是绝对不信的。

“说吧。”

关宏宇笑了笑,开门见山道:“哥,你和周巡认识很多年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听没听他说过,喜欢啥样的?”

“……嗯?”

关宏宇拿了最后一块鸡肉,“亚楠一特好的朋友,在天都府工作,距离不远。亚楠觉得和周巡挺合适,也问过那姑娘了,对周巡没意见。亚楠让我来问问你,周巡喜欢什么样儿的,心里好有个数。”

亚楠?朋友??周巡???

关宏峰顿时觉得嘴里的炸鸡没味儿了。

关宏宇还在那说:“他都喜欢什么性格的?说来参考参考。”

关宏峰反应不过来,“亚楠给周巡介绍?她怎么突然……”
关宏宇叹气,“我问她为什么不给哥你介绍,她说你志不在此,只在破案。”

关宏峰闻言沉默了下,“周巡看起来有相关志向?”

“这怎么说呢……”关宏宇打量了关宏峰一眼,“哥你怕死吗?”

“废什么话,”关宏峰没好气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关宏宇又道:“你看周巡怕死吗?”

周巡怕死吗?

勇往直前的好猎犬,怕死?

关宏宇喝了口啤酒,“结案前,我和周巡接触过一段时间。这个队长,我压根看不出来他怕死。他以前和你搭档的时候也这样儿?”

见关宏峰没吭声,关宏宇继续道:“亚楠他俩见面就杠,但交情还行。这不,周巡住院还给饕餮买礼物,亚楠心里都记着好呢。”

关宏峰心里赞同。

亚楠嘴硬心软,周巡面冷心热。他俩也挺像的。

关宏宇放下易拉罐,“周巡吧,不说让他有多惜命,但也不能总丢开防弹衣。”

关宏峰不吭声。

一晚上的打听后,关宏宇竹篮打水。

关宏峰不打算去过节,更不打算透露老搭档的秘密。

“亚楠,饕餮他爸无功而返啊。”

“意料之中。”


海港支队又破一案,赵馨诚慷慨解囊,请大家吃……
吃外卖。

韩彬看到桌上摆着烤肉和排骨汤,“馨诚,这次大出血啊。”

赵队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经过队长办公室的技术部小李看了一眼就咋呼起来,“哇,不是吧!赵队你这差别对待啊!”

小李同志刚来不久,不太熟悉情况。

不过经这一咋呼,赵队长难得有些不自在,“那什么,韩彬查案费脑……”

“技术是体力活啊?我差点就信了。”

韩彬把烤肉端给小李,“都辛苦了。去给大家分分。”
小李乐道:“谢谢韩哥!”

赵馨诚看小李出了办公室,无奈道:“彬,就一个汤了,你怎么吃?”

韩彬笑道:“你给他们订了什么?”

“包子豆浆。”

韩彬摇摇头。

赵馨诚毫无悔改之意,“队里上上下下可几十号人呢。”

“差别对待太明显,不能怪群众有意见。”

赵馨诚把自己桌上那份端过来,“我这还有俩菜,一块吃。”

“昨天周巡……是白局?”

赵馨诚眉毛拧着劲儿,“任务跨区了,但这次是特殊情况。是不是白局不好说。虽然周巡还在住院不厚道了点,但确实有效。”

韩彬顿了顿,回道:“还好伤的不重,否则白局没法跟施局交代。”

“让关队来帮忙,还把他徒弟拖下水……”赵馨诚摇头道:“我也没法跟关队交代。”

“关队……有变化。”

赵馨诚将菜往对面推了推,“快吃快吃,一会该凉了。”

——12月23日——

评论(5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