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雪

小说/摄影

聂卫聂/关周关/巍澜

专注挖坑百年店
更新《长丰支队日常》中,目前进度:第十二章

【关周】长丰支队日常(第十二章)

第十二章  12月24日(上)

早上六点半,天才蒙蒙亮,汪苗骑着摩托径直来到医院。

“小周?”汪苗放下早点,“你来这么早?”

周舒桐愣了愣,招呼道:“汪哥也早啊。”

周巡正好从洗手间回来,看到汪苗有点意外。“衣服你不都送来了,来这么早干嘛?”

汪苗没反应过来,“啊?”

周舒桐接道:“是啊,我帮你给周队了。”

“啊??”汪苗怀疑自己失忆了,他昨天什么时候来医院了???

“哎汪哥,我找你有事。”

俩小家伙火速离开。周巡收回视线,继续喝豆腐脑。

周舒桐拎着开水瓶,“知道周队昨天的衣服谁送来的吗?”

“谁?”

“周老爷子。”

“哦。”汪苗点头……“谁?你说谁??”

“周队睡着了。他没说话,放下衣服就走了。周队以为是你送来的,我就没说。”

“行吧,先这么着吧。”汪苗叹气,想了想又道:“他怎么知道的?我嘴可严实了,提都没提过医院的事儿。”

周舒桐想了想,感慨:“周队几天没回去,队里一定忙的不可开交。你天天一来一去倒是勤快,老爷子哪能不嘀咕?”

“……有道理。”

打好开水,汪苗拎着瓶往回走。

周舒桐跟上去,“汪哥一会回队里吗?”

“嗯,一会就回去。”

“那方便带我吗?”

汪苗回头道:“你也回去?”

“这没什么事了。”

“那行,走吧。”

两人和周巡说过了,便往停车区走。

摩托车还没发动,手机铃就响了。

周舒桐往包里翻,汪苗从兜里拿。

两人对视一眼——巧了嘿。

汪苗原来的铃声突然蹿红,满大街都是,前两天刚换了铃声,没想到又和同事撞了。汪苗摇摇头把手机装回兜里。

周舒桐接通了电话。

“关老师,我正打算回队里。好……我知道了。”周舒桐严肃起来。

汪苗递给周舒桐一个安全帽,“有情况?”

“一起失踪案。”

两人到的时候,关宏峰正在办公楼前等着。

摩托车一停下,关宏峰的眼神不加掩饰地打量着二人。

关老师在看什么?周舒桐不解,“关老师早。”

“关队早!”

关宏峰看了两人一眼,低头继续翻文件袋,“都吃了吗?”

周舒桐点头,“吃了。”

汪苗道:“我也吃了!”

关宏峰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探究意味。

周舒桐莫名,半天没见,关老师眼神怎么这样了?

关宏峰摘下围巾,把文件袋递给汪苗,“你看看。该布置的布置下去。”

“得嘞!”

关宏峰打开副驾驶的门。

周舒桐自觉坐到驾驶座。

关宏峰开车十分彪悍,但不经常开。

周舒桐第一天报到就被周巡指派给关宏峰开车,从此成为关宏峰一般情况下的司机。

不一般情况,有时候是汪哥,有时候是韩顾问。特殊情况下,周队和赵队也开过。

周舒桐系安全带的时候,突然想着:都会开车,这要是碰碰车场上——

周队会撞翻所有人吧。

周舒桐差点笑出声。

大师兄真是躺着也中枪。

“关老师,我们现在去哪?”

关宏峰看了周舒桐一眼,“连莲昨晚失联,经纪人和家人到今天凌晨也没联系上,刚刚报警。”

“经纪人?”

“她是影视工作者。”

周舒桐点头,“哦,明星啊。”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“连莲……我想起来了!”周舒桐恍然,“最近一部热播剧的女二就是她演的。她演的电视剧还挺多的,好像是前年演一部电影的女三号开始火的,这两年正处上升期。”

关宏峰疑惑,“这么了解?”

“偶尔也看看电影电视剧嘛。”周舒桐笑笑,“那我们现在?”

“弘光小区。”关宏峰摸下巴,“看看连莲住的小区,顺便见见她的经纪人。”

周舒桐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“刚才……”

“关老师,您说。”

“你和小汪是什么时候……”

周舒桐总算知道十分钟前的目光是怎么回事了。

看到黄灯,周舒桐踩了刹车。“我到医院看周队,正巧汪哥去送早饭,我看那没什么事,就搭个车一块回来了。”

关宏峰微微点了下头,“哦。这么回事儿。”

周舒桐疑惑,“我和汪哥?您没看出来汪哥对师姐有意思?”

没有。关宏峰表情很淡定。

“关老师,您看起来没精神啊。”

关宏峰默默望车顶。“没睡好。”

周舒桐深有体会,“有时候压力大也是没办法的事,可以试试睡前喝点热牛奶,助眠。”

“嗯。周巡什么时候做检查?”

周舒桐想了想,“医生说中午。”

“亚楠去医院了吗?”

“我们走的时候没见亚楠姐去,不过她昨天刚去过,今天不一定会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关老师?”

“前面路口右转直走。”

“哦。”

弘光小区并非市里最高档的小区,却是“全市最佳治安小区”。被卡在门卫室,周舒桐深深叹气,真无愧于“最佳治安”之名。

十分钟后,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将二人领进小区。

这人是连莲的经纪人,姓黄名耀,一米七五,戴着无框眼镜,此时正对关宏峰二人连声道歉,“实在不好意思,他们对谁都这样。请二位别见怪。”

关宏峰看了他一眼,“说说昨天的情况。”

“连……连小姐前天行程结束以后,到这吃饭休息,昨天上午没吃早饭就走了。”

“一个人?”

黄耀摇头,“和司机一起走的,说是去百角商场,下午让司机先回来。之后就联系不上了。”

买东西急得早饭都没吃?周舒桐很费解。

关宏峰环视一周,“刚才报案没提司机。”

“一着急给忘了,不过老袁也在连小姐家。您需要见见吗?”

“嗯。”关宏峰回头看了周舒桐一眼。

问了停车场的位置,周舒桐就自个儿开车走了。

四周冬季尚绿的常青树郁郁葱葱。

关宏峰跟着黄耀往单元楼走。“连小姐一直住在这?”

黄耀拿出门卡,“经常住这,不过通告一多,就没时间回来了。”

关宏峰见状问道:“连小姐的私生活……”

黄耀回头看了关宏峰一眼,“连小姐没有任何暧昧对象,和她的私生活无关。”

关宏峰挑眉,这可算不上友好。

弘光小区停车场,关宏峰递给周舒桐一杯水。

“有发现吗?”

周舒桐接过水,“连小姐住的单元楼对面、楼后的绿化带都有被破坏的痕迹。我问过保安,是上周有人翻墙进来破坏的。”

“黄先生没提这事儿。”关宏峰看了看小区周边的围墙,“墙高近三米,只有成年男子能翻进去。”

周舒桐点头,解释道:“还和黄耀打了一架。连莲报的警,听说拘留了三天。”

“记者?”

“娱乐ZR报记者王健。作案动机有了,有必要查查吧?”

关宏峰没吭声,又看了一眼弘光小区,才说:“黄耀对连莲家的情况非常熟悉。”

“您是说,黄耀贼喊捉贼?”

“这两人的关系不止是经纪人和艺人吧。”

关宏峰眼神高深莫测。

周舒桐默默发动汽车——今天的关老师看谁都在谈(xiu)恋(en)爱(ai)。

上午九点零七分,长丰支队会议室。

周舒桐看了眼关宏峰,嗯,又在去手套。

周舒桐打开记录本,“黄耀,男,31岁,星泰员工兼连莲经纪人,与连莲合作五年,上午的报警电话是他打来的。袁虎,男,43岁,连莲司机。连莲昨天上午七点四十八分与袁虎一同离开弘光小区到百角商场,下午五点袁虎接到连莲电话,一人驾车回到弘光小区。王健,男,28岁,娱乐ZR报记者,于五天前非法进入弘光小区,与两人发生肢体冲突,原因不明,因连莲报警被拘留三天。”

“暂时了解到这些。”关宏峰点头,“技术部调取商场主要出入口和王健住所附近的监控,调查经纪人黄耀和连莲的关系。小汪,调查王健昨天到今天的所有行踪。”

汪苗顿了顿,“关队,不是黄耀打电话来报警的吗?”

“黄耀说话吞吞吐吐,刻意掩饰伤痕,隐瞒重要案情。弄清楚他为什么隐瞒。”

汪苗点头,“明白!”

周舒桐有些惊讶,之前以为关老师只是随口说说,没想到真有蛛丝马迹。“关老师,不用调查袁虎?”

汪苗看向关宏峰。

关宏峰点头,“袁虎说的简单,但容易查证。看监控就清楚了。”

“明白!”汪苗带人出发。

周舒桐收起记录本,“关老师,那我们现在?”

关宏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“了解王健和黄耀这两天用了多少话费。”

“哦!查他们的联系人啊。”周舒桐恍然大悟,“那走吧!”

关宏峰往楼下看了一眼,高亚楠正在办公楼下打电话。

两人到楼前,高亚楠正好挂电话,打量了关宏峰一眼,“出去啊?”

关宏峰没吭声。

周舒桐点头,“是啊。又一新案子。”

高亚楠挑眉,“又有新案子?老关,该操心的事有我操心呢。你放心去忙。”

见关宏峰快步走远,周舒桐赶紧跟上。

“关老师,等等我!”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评论(4)

热度(21)